网文界开启了离职爽文

发布时间:2024-01-02    阅读量:300

十几年前,某部网文里流行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句热血沸腾的宣言。

但现在,废材少爷偶遇老爷爷的逆袭剧情再也牵不动网友的心弦,平凡少年张小凡与两位奇女子再凄美的爱情故事也让人提不起兴致。

在当今网络文学的舞台上,修仙、玄幻等传统题材通通被拍到岸边,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离职爽文的浪潮。

简介里,光看文案打工人就经历了一场血压过山车。

比如 “陪客户喝了三个月的酒才拿下的重点项目转头就给了空降的关系户,对方还嘲讽:要么忍,要么滚。”

如此熟悉的流程,如此熟悉的言语,几乎有过职场经历的格子间工人都经历过这种至暗时刻。

包括不限于做了一个月方案被摘桃子,布置超额任务加班完成工作还被领导 pua,为了一个 case 同事溜须拍马搞办公室政治,工作一年体检一身病还拿不到年终。

而所有的打工人都幻想着能够整顿职场,现实生活的最大爽点就是一封辞职信摔领导脸上再来一出熹妃回宫。

现在,离职爽文为你圆梦。

离职乌托邦

要说咱上班最恨的东西除了 996、007,最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必然是办公室斗争。

在各个离职爽文里,主人公走上离职这条路不单是整个故事拉开帷幕的关键节点,更是吸引读者能不能看下去的重要章节。

他们有人是深陷办公室派系斗争,在网文《中国式离职》里主人公江山在进入职场前只想一心只上圣贤班,找到一个托付一生能一直干下去的公司。

结果刚入职场就站错了队,没少被上司穿小鞋,针对他的操作包括但不限于调岗、降薪和背锅…

有人是因为性别问题。

在小说《她的养他》里,主人公就因为怀孕休产假,结果被人顶了再也回不去职场了。

当然除了这些问题之外,在职场太能干工资太高,也会让领导或老板心生歹意,想要磨刀霍霍向 “牛马”,直接打翻咱主人公的饭碗。

迫于无奈的离职是一种状态,因为眼里容不下 “沙子” 就怒而辞职也是一种心态,这类天生带着正气的打工人,仿佛是当代职场的大侠,好像从出场就带有爽文属性,从头到尾主打的就是一个惩恶扬善。

纵观这些故事,它们虽各有不同,却在一点上惊人的相似 —— 这些故事过于写实,仿佛这不是网文而是实打实的非虚构。

既然设定如此贴合实际,那要想爽,必然是要走上一条逆袭打脸,给领导好看的康庄大道。

不单领导不好受,最好还得带上那些公司那些卡过你,为难你的人。统统都得在你辞职后过的生不如死。

既然是以魔幻现实为创作背景,那最后的反转也要基于现实且超脱现实。

什么裸辞后中彩票这种事儿就不够爽,因为太扯了,概率其实也不够大。

所以在裸辞爽文的领域里,对于爽的想象和定义里大概分为这么几类:

第一类就是创业,主角离职后选择自己单干,主要体验的项目倒不是说开个大公司,而是选择写小说挣第一笔,炒房挣第二笔,炒股挣第三笔。

彻底成为中国的华尔街之狼,挣到钱了给兄弟们一人发一亿。

第二类则是转行,主打的就是主业不抛弃,副业不放弃,收入两开花,哪怕被开了,也能毫不费力的重开。

而转行会选择的道路,往往不是种地,就是去当博主。

第三类则是和自我提升还有学习息息相关,主角往往是结着裸辞的空挡,找到自己真正的人生目标。

在所有的类别里,第四类和第五类的辞职网文,才真正有了点网文的味道。

前者是主角裸辞后开启魔幻古穿今,利用两方信息差成为人生赢家。

后者则是利用裸辞打脸逆袭,成为逼王之王。离职对他们来说像是一个解开封印的契机,他们会离开职场全然是因为能力太强。

这类的辞职网文,也会成为知乎严选里的职场爽文。

在这类网文里最爽的还得是《无所谓,我会发疯》,它并非爽在反转,而是主角从开始就稳定发疯。

第一章就怒打领导耳刮子并美美获得丰厚辞职赔偿金,还把看不顺眼的老板送进局子。

虽说类别并不少,但呼声最高的爽文类别,还是得直播文和种田文。

直播文就是主角靠着直播各种内容,获得观众的打赏。

作者往主脑洞大开、妙笔生花、颠直播文指以直播为主题的作品,小说主角大部分是覆、创新,设定世界包括不限于都市,比如有直播越武侠世界的,也有穿越玄幻异界的。

种田文分为两种:一种是耕读世家的传统,主要是对古代农村生活、读书致仕传统的表现。

另一种与玄幻升级流类似、但没那么卷,在异世空做任务积攒能量来升级,用 “努力就有结果” 来补偿现实的无奈、获得治愈。

辞职爽文的种田文,主要集中在第二类上,比如《辞职后我要回乡种红薯》、《辞职后的乡村悠闲生活》。

有时,辞职爽文的种田文也会和直播文融合,变成一个直播种田的大乱炖。

这些离职爽文看着确实 “爽”,“爽” 在打工人都渴望能获得这样的生活。

可它的内核,却难掩一种想象力匮乏的无力感。

好像,大家都不敢做梦了。

离职爽文怎么就火了

十几年前,上着小学和初中的我们,举着一本从书店租来的盗版《斗罗大陆》、《紫川》,开启了玄幻世界漫游。

当时的网文论坛,以天蚕土豆、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大 v 为主,所构建的莫过于一个充斥着斗气和魔法的世界,少年在这个世界中披荆斩棘,收服各方势力,扩充后宫。

因此可以说,当时的网文世界,就是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周刊少年 jump。

等到之后猫腻凭借与小白文截然不同的文笔深度、角色塑造熬出了头,《庆余年》、《将夜》的电视剧爆火也与小说隔了几乎一个时代。

此时,网文世界开始打破几家独大的现象,《赘婿》《儒道至圣》为代表的赘婿爽文与文抄公爽文崛起,网文进入群雄逐鹿阶段。

等到了这两年,一本《诡秘之主》让克苏鲁文学正式崛起(并且无代餐),《赛博世界干掉 boss 成功上位》《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也在女频” 兴风作浪”,让网文世界的爽点更加丰富,更加自然。

赞美愚者

赞美愚者

与这些网文世界中独立创建一套世界观再颠覆不同,现在流行的直播种田离职爽文则更加现实。

所谓爽文爽文,归根结底就图一个 “爽” 字,而以直播种田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离职爽文,与职场压力有关,其爽点最方便读者情感代入。

一方面,网络直播现在很火,目前看来还会继续火,算是紧随热点。另一方面,直播的参与度比较高,互动性更强,读者更容易产生代入感,直播中的彩虹屁或者拉踩打脸的戏码也更容易触动读者 G 点。

而与动不动就王侯将相、权谋乱臣的古代小说,种田流描述的古代小农生活,切中了当下年轻人逃避宏大叙事,渴望避世闷声发大财的需求。平凡生活的琐碎也可以作为爽点被见证,而且更加细水长流。

两者结合,“离职” 作为一切的起因,无形中和读者拉近了距离。

当然,离职文也并非一律无脑爽,反而非常有现实基础,就像一出职场纪录片 —— 找工作难,找工作累,各种幺蛾子层出不穷。

《中国式离职》中,主角就面临” 大四没有深造需要趁早确定一份工作” 与金融危机的冲突,同时也面临着考研考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与直接工作的选择。

《我真实的离职经历》中主角的故事就更惨了,第一份工作就被开,第二份工作上班第一天就被炒鱿鱼,创业不容易后来还是加入了一家跨国咨询公司,加入后人生也并没有走上巅峰,只是相比过去好了一点。

就像作者专栏介绍的本书内容皆为自己的真实经历,现实的离职爽文就是比过去好一点就叫爽了。

但要说推动离职爽文走向大火的,还得是互联网正流行的「离职学」。

这两年经济下行,一小破公司都能挤进来两三个常青藤,市场价格一压再压,工作量却一加再加。

面对 “钱少事多离家远,位低权轻责任重” 的工作情况,不少职场人干脆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社交平台用聊天记录晒的离职爽文里,你能看见各种或体面或果断或直接的辞职声明。

要么三句离不开 “感谢”、“抱歉”“加油”,把成年人走好最后一段路的体面讲的淋漓尽致,再用一段小作文彰显自己脱离应试环境依然笔力不减(山东上大分)。

要么直接奉上辞职 word,把曾经射向自己的 brief 回旋镖终于射回了公司,

虽然正式的给出了个文档,但谁都不知道点开里头是怎样的 surprise。

比如精神不稳定的 00 后,辞职报告里可能只有一张 “鼠鼠走啰” 的表情包。

与这股锣鼓喧天的离职风气相对应的是离职的配套服务,在小红书的帖子里,你能看见各种为即将离职的菜鸟准备的文件包。

包括文案、话术、原因,从口头到试探,每天都让你多长八百个心眼子,愣是把离职整出了让前任净身出户的离婚感。

甚至可以说,离职可比离婚理性多了,毕竟双方可是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呢。

在看《铁西区》的时候,我们说铁西区是一个时代的悲歌,是无数被牺牲在历史舞台的群体缩影。

现在,离职爽文正是当下时代悲歌的缩影。

在它背后是现实压力的反映,从未有哪种网络文学像它一样把年轻人所经历的落差赤裸裸摆在明面上,以至于大家失去了在异世界冒险的资格。

它是关于职场困惑的,和现实是如此强关联,在网友的各种职场案例中,公司几乎就没做过人。

什么一觉醒来接到人事的 88 短信,马上离职了还被安排工作,离职时被部门主管阴阳嘲讽,离职半年老板让我赔钱。

哪怕都离职了还是看得人血压升高,甚至更加坐实了戏剧源于生活这句真理 ——

tvb 中的 “安静解雇” 正是现在公司辞退员工的手段,无限修改的 paper、开不完的会议、各种手段的 pua、毫无可能达成的目标,都是把人逼疯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天真在采访节目中说 “在自我明确的情况下,不愿意花精力再去应付,因此选择不干” 也正是不少离职人的心声。

毕竟,现在的职场可不是年代文中让人一呆一辈子的厂了,现在年轻人的追求和老一辈也不一样,刻舟求剑注定徒劳而返。

另一方面,生活焦虑让离职爽文为读者提供一种逃离现实的幻想出口。

莫钉老子

莫钉老子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追求在公司躺平养老了,因为哪怕是国企都开始加班熬夜摧残实习生了。

学历的通货膨胀加剧了找工作的艰辛,找工作的艰辛也让学历贬值更加厉害,二者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

既然整个世界都是个草台班子,那大家也没必要那么较真,生活的本意是开心嘛。

现在,最流行的隐居方式不是去苍山脚下租个小院子,而是直接重回大学,将贬值的学历用另一种方式赚回来。

校园里的食堂宿舍都是应薅的羊毛,课堂社团属于社交与自我提升的丰富,还能享受最重要的时间自由。

同时,价值观的转变与社会认同的多样性,也改变了离职本身所附带的负面色彩。

现在已经不是抱着一口铁饭碗等招工的年代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新兴职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一方面,人们对职业的看法更加多元,曾经以为家里蹲就是没工作要啃老,现在家里蹲可能是全职自媒体博主,一个月赚的比上班还多。

另一方面,离职不再被视作失败,而是个体追求更好生活的一种选择。

直接辞职体验一百种职业了

直接辞职体验一百种职业了

更何况,比起在群体中贡献自己的价值,大家更注重个体价值的实现。

以社恐和社牛著称的新世代干脆把职场当秀场,比起赢得老板的肯定,自己 po 在平台所收获的流量要重要多了。

前段时间风靡的 “00 后整顿职场” 就是新世代 “天生反骨”、“主打一个叛逆” 的写照。

毕竟对于打工人来说,老板画的饼实在是吃不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事大家早已参悟透彻。

“大气” 如董明珠依旧逃不过资本家独享的破防事件,资本家有多扣搜傲慢网友皆已明了。

上位者不能和下位者共情,因此谁也别谈感情,这就是离职开始爽文化的原因 ——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我虽然相信人性本善,但我会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来源:X 博士 微信号:doctorx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