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被设定要去做牛马的人,开始逐渐有了自我意识

发布时间:2023-11-02    阅读量:337

我们国家目前在出现一种很独特的消费意识转变。就是我们社会当中原先被设定要去做牛马的人,开始逐渐有了自我意识,跳出了原先给他们设定的框架。这几天有个热帖,是一个 80 后男生的自述。他原先一直在努力攒钱,存了 18 万,准备结婚给女友送彩礼。真到结婚的时候女友这边又要加价。根据我们舆论给他原先的设定,他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男性是有社会义务去借钱给彩礼的。

只要他结婚成功,对于社会来说就是婚姻转移支付成功。我们国家过去这三十年就是男女收入差距迅速拉开的三十年。婚姻的共同财产制度带给社会的就是转移支付,很好的调节了社会中的男女贫富差距。

这个男人 “应该” 是牛马。他在我们的社会舆论中是没有资格赚钱给自己花的。他生下来就 “应该” 是为了结婚生孩子,把自己和父母的积蓄通过婚姻转移支付给房地产和配偶。他对社会公平的预期也是将来生了孩子之后努力继续做牛马,等孩子 18 岁参加高考。要是孩子考得好,他就有机会获得所谓的阶层跨越,老了有个依靠。

牛马怎么能为自己想呢?

但是他为自己想了。他面对女友的财务要求,不仅没去借钱,甚至还选择了不结婚。他甚至还把钱给自己花了。他在网上直播他的旅游经历,去了 30 多个城市,发现给自己花钱原来很爽,而且还不花不多。这么长的路线走下来,也就 2 万多的消费。

这样的思维方式在 95 和 00 后当中也变得越来越普遍。这点从我们的结婚率上就可以看出来。原先给大家设计的那套当牛做马的人生观,已经很难再被社会普遍接受了。大家在婚姻生育问题上不再愿意跟着节奏走,说这是男人应该负担的责任。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甚至开始学会了要政府负责。他们觉得是政府需要出生率,那当然应该要政府来想办法找钱激励他们生孩子啊。

这是件坏事吗?

人有了自我意识,懂得赚钱给自己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精彩,应该是件好事啊?

但是对社会来说并不是。短期看,似乎是男女间的婚姻转移支付在大幅度减少,但是长期来看就是整个社会都在迅速的去杠杆。

在农村里,一个男人带着他父母的积蓄再去借债凑彩礼,婚后努力还款是在加杠杆;在城市中,六个钱包耗尽父母的积蓄做首付,押上未来三十年的收入努力还房贷,还是在加杠杆。

没有了持续的杠杆注入,我们的经济怎么办?

牛马有了自我意识,牛马是开心了,可是社会不开心啊。

我们社会现在的挑战就是要塑造一套新的理论体系,让牛马继续回到牛马的位置上去。不为了自己,就是为了各种诸如婚姻生育之类的理由为他人去做奉献。

可是要是找不到呢?

那路又在哪里?

这样的男性现在被批判的很惨。因为他并没有按照我们社会的设定去实践所谓的社会义务,反而想有自我意识,把自己赚的钱给自己花。但是这个趋势是真拦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