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那么多人接受不了教育的 “五五分流”

发布时间:2022-11-05    阅读量:163

640

这个话题其实没啥可说的,用不着专门开一篇文章讲,因为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老百姓觉得初中毕业就定终生,无论如何不合适。不过正好这两天郑州富士康的事爆出,觉得聊这个事很应景。

首先解释下什么是 “五五分流”。

五五分流即 “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中考后升入高中阶段的学生,约一半就读高中(普通及成人高中)、一半就读中等职业教育(中专、职高、技校)。

比较奇怪的是,我看还有不少文章在那里义愤填膺地大骂,说什么 “决不能搞五五分流”,因为会导致阶级固化,显然他们不知道这个政策已经执行很多年了,而且全局的五五分流,意味着有些地方高于五,有点地方到不了,我中考那时候,现成初中班里能上高中的只占 1/3 左右。

反倒是今年五月份,这个执行了很多年的政策悄无声息取消了。不过有一说一地讲,取消不取消,结果是一样的,到时候依旧会 “自然分流”。没啥办法的事,现实比人强。

大家记得这几年不断有人说,中国要放弃美国模式走德国模式不?

大家如果研究下德国模式,就能发现他们的教育的基础就是分流,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分,一部分人从小就培养去做技工。

这里就有人说德国人不介意去做工人,是因为他们工人待遇好。这个倒是没啥错,他们把待遇不好的产业都转移到中国和东欧了,只在德国留下了产业附加比较高的。此外在中国和东欧的那些德国厂子,赚到钱也会回到德国,得给德国政府上税,一部分又被转移给了德国工人。

更关键的是,他们的工人非常少。德国工业在 GDP 中占比 26%,工人才占 12%,剩下的劳动力,都在服务业里,农业几乎可以少到忽略不计(只有 2%)。也正是因为工人农民少,所以能要得上价。

那德国人就不介意自己的孩子去当工人了?当然介意,我跑过很多国家,在主流家庭里,几乎没有不在乎孩子的教育的,也没有不希望孩子上大学的,除了美国那边有家长嫌大学学费贵。我以前在德国的一个房东,他就跟我抱怨孩子学习很差,而且很叛逆,他希望孩子去当软件工程师而不是去当工人。他跟我说工人没前途,上限被大学毕业的管理层给封死了。

我跟他聊了下,才明白德国工人的状态有点像军队里那种,士兵出身可以干到士官,也就是班长和排长,再往上就不行了,再往上是军官,军官是军校毕业的大学生。

德国工人们的极限就是车间主任,可是很多大学生一毕业就和车间主任平级,工程师也是大学毕业的。

更关键的是,德国是一个很在意学历的地方,多在意呢,我这个房东最大的梦想竟然是考个哲学博士或者文学博士,这个博士学位没啥用,基本不能增加收入,不过好处是可以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改成 “xx 博士”,我才知道德国人竟然可以名字里带学位。

不过他也表示,自己的娃将来考不上大学只要不去柏林吸毒拉皮条(柏林在欧洲有个不好的名声,是吸毒者、变性人和男同性恋、艺术家和无政府主义者的聚集地)。孩子有自己的人生(他们好像特别喜欢这句话,经常说),只是现在的德国在走下坡路,自从施罗德改革之后,德国工人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

说完德国的情况,大家应该明白了,德国人能接受那种惨烈的分流制,主要是因为他们工人待遇并不低,待遇好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确实有高端产业,并且政府立法保护了工人的权益,工人也少。当然了,他们也不喜欢那种分流制,只是这东西执行了一百来年,喜不喜欢也无所谓。

多说一句法国的事,法国在国内被批烂了,法国人懒散又爱罢工,不过整个欧洲几乎都向往法国,法国人确实很会过日子,他们对吃喝玩乐研究非常深,人均 gdp 也比日本高。至于他们爱游行罢工,以前中国这边喜欢数落他们。

不过这事主要看立场,听到最犀利的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以前我觉得法国挺垃圾,天天搞游行,天天闹,今天嫌弃工作时间多了,明天嫌弃假期少了。后来我的看法就变了,因为我毕业了。

这里就得说一个很多人的理解误区。绝大部分人自然而然觉得制造业吸收劳动力最厉害,其实不是,一般贫穷国家农业人口占比高,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是服务业占比高,而且高得多。咱们知道的那些发达国家,服务业基本上都是 80% 以上的就业。

甚至咱们国家,我查了下,疫情前的 2019 年,全国就业人员 77471 万人,第一产业 25.1%;第二产业占 27.5%;第三产业占 47.4%。日韩做世界工厂的时候也差不多,只是他们的农民占比少得多。当然了,我这里不是否认制造业的作用,恰好相反,制造业是基础,随着我国将来制造业进一步向前,工人数量并不会上升,反而会持续下降。

如果不出意外,今后的趋势是第一产业不断萎缩,第三产业不断提升,一直提升到 80% 以上。

今年我国大学毕业 1000 多万人,很多人找不到工作,网上似乎形成了共识,觉得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学扩招太厉害,太多人本来应该上技校,然后上了大学,现在他们毕业了,心态无限拔高,现实却没那么多岗位给大学生,以至于工厂极度缺人,大学生就不了业。

针对这种情况,还起了一个名,叫 “结构性失业”,甚至有大领导出来说是中国应该把大学缩招一半,这样就可以把多出来的大学生赶到工厂去。

把这些新闻结合起来,就发现之前的 “五五分” 政策也就理所当然了,甚至弄不好,再过几年在高中考大学的时候再来一次分流,三分之一上大学,剩下的去大专。

既然这么合理,为啥大家怨言那么大呢?

主要是中国老百姓心里,普遍存在这么几个矛盾:

觉得我国制造业立国,可是却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制造业;

把制造业拔的无限高,却觉得那地方没啥前途;

大学生太多了,所以别人的娃应该去读技校进工厂;

金融、互联网、直播网红都是垃圾,不创造价值却收入高,所以希望自家孩子去做这些。

唯一好像不矛盾的是:

所有人都觉得最好能进体制。

那为啥有这些观念呢?

一句话讲就是,我国绝大部分产业水准太低端了。

我的一个粉丝在做人才中介,他老婆孩子在北京,他在郑州,替富士康、白象、快递站什么的拉人。当然他自己不去,他有上十来个小弟,以前都是在厂里干,后来被他拉出来专门拉人,比如去车站,去地铁站,去国贸,看到拖着大包小包的就上去打听。如果拉到一个送到工厂,20 天不离职,就能赚 400-500,小弟跟他对半分。

他跟我说,如果严格执行 8 小时工作制,中国制造业现在均衡价格大概是 150-170 每天,而且有上限,一般来讲工人进不了管理层。绝大部分工人也都是来回跳,先去富士康,然后再去别的厂子,最后去送外卖和快递。当然也有一步到位去送快递的,前提是你得有个摩托。他有个说法,说是跟那些工厂主沟通过,工人们的收入可以再上升一些,但是几乎不可能翻倍,再翻倍的话,这些企业就没啥盈利空间了,就得打包跑路了。

尽管大多数人并不了解细节,不过用大拇指想想,就知道自己的娃去工厂,还不如去送外卖,而且送外卖这事对大部分人也是个挑战,我之前有篇文章,《大学毕业了,该去跑网约车还是送外卖?》,这篇后台有好几千留言,说得最多的,就是看来自己去送外卖也是渣渣,不如一步到位去当看门大爷,少走几十年弯路。

甚至说句扎心的话,送外卖都比绝大部分产业工人收入高,而且也更自由,这也是为啥每年那么多工人转行外卖员。

家长们都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最后是这结局,可不是怒了嘛。

那有啥办法没?

短时间看没啥办法,分流这种事,接受或者不接受,就是现实。

我们说产业升级什么的,那是个长期的事,而且可能也惠及不到广大的工人兄弟。比如小米在亦庄搞了个熄灯工厂,里边全部机械臂,绝对算高端工业了吧,可是它又不需要工人。富士康其实也在升级,搞那个 “百万机器人换人”,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哪怕比亚迪、宁德时代、京东方,这些企业,妥妥的制造业升级了吧,我了解下,普通工人工资主要也是五六千,并没有高太多,而且流动也很大。比亚迪的代工也在和富士康竞争,富士康已经把成本压的极低了,如果比亚迪雇人的成本再高一些的话,产品就没竞争力,可能也接不到订单了。

所以说吧,眼前这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谁都知道应该给工人提高待遇,不过现在的环境就是这样,除非财政给补钱,否则提升不会太明显。但是如果财政出钱,那相当于你来纳税,你愿意吗?愿意出多少?

可以说,我国现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做,都没法让所有人满意。

市场就这么大,只能接纳 100 个本科生,你提供 200 个,必然会把剩下的 100 个踢出去,或者干脆看做是专科。比如这些年扩招之后,以前 “只招本科” 的岗位变成 “只招硕士”,以前只要 985 的,如今变成只要 C9。

更过分的是,以前还有互联网这个池子,每年可以高薪吸收一部分毕业生,从今年开始,互联网也转入了收缩期,具体可以看我这篇,《大厂怎么突然间都在裁员》,不但不扩招,反而在大规模裁员,计算机毕业生的收入倒退回了五六年前。

不过今天写这些,还不是单纯为了讨论这事,而是看到河南富士康那事之后,有感而发。

当初那些被强行分流的人,如今很多都进了河南富士康。而且我了解了情况之后,发现富士康的工资收入在同行里还算不错的。只是厂子里规矩实在是太变态,以至于很多人受不了。但是每天全身心集中注意力十个小时,不断重复一个动作,诸位估计想想都崩溃了。

现在讨论河南疫情,应该思考的是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诅咒让富士康去死或者滚出河南,一个富士康直接间接支撑着河南上百万不止的就业数,河南制造业出口的一大半就是富士康给贡献的,可以说,富士康就是河南制造业的核心。当初河南和郑州为了吸引富士康去建厂,可以说仁至义尽,就知道这个厂子对于河南意味着啥。

现在工作已经很难找了,富士康真的倒了的话,百万张嘴可能没得吃了。

而且这些人的财务情况比大家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他们往往父母也没啥钱,自己初入社会也攒不到啥钱,基本上就是一群口停手停的人,现在扛不住回乡了,过断时间还得回去上班,不然生活怎么办?

现在几乎所有人的都在关注 “大学毕业生” 就业,那些没大学毕业的怎么办?大学生难,他们岂不是更难?

大疫之下,还是要现实些,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能找到工作,先把现金流搞起来,不至于有什么变故突然间活不下去了。可能有小伙伴觉得我是在替资本家说话,那么觉得也没事,我现在只希望有更多企业能活下去,吸收更多的就业,社会的稳定,光荣与梦想,星辰大海,落到实处,就是先找个班上,没有班,啥都是浮云。

就这样吧,全文完。